車·晓 第04期:三包召回何時能讓汽車產品“家電化”?

星魂黄页网

2018-09-16

  对全国救助管理信息系统和全国救助寻亲网使用情况进行督促检查,要求各地及时、准确录入每一位受助人员的救助信息和托养等服务情况,对所有滞留人员除在当地电视等媒体发布寻亲公告外,立即通过全国救助寻亲网发布寻亲公告。  那么,使民政部急电全国的广东练溪托养中心受助人员非正常死亡事件,到底是什么情况?  事件:走失少年雷文锋死亡  这名少年叫雷文锋,15岁。

  业内专家还对当前互联网用户消费维权的难点进行了分析。  “互联网用户遭遇消费诈骗等行为后,损失的金额多数并不是很高,有一部分还不是财产损失,比如骚扰电话、垃圾短信,但是维权的成本却比较高,这就导致很多用户不大可能通过法律途径维权。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举证难。在网络消费诈骗中,用户本身缺乏技术手段,因此在举证方面有很大难度。

从那以后,原本被锁在日本核电站里的放射性物质铯和碘就顺着空气和水进入了地球的生态圈和食物链。沾着放射性物质的气溶胶颗粒就像烟雾一样迅速在空气中扩散。部分放射性物质顺着地表水和地下水渗入土地,汇入洋流,进入动植物内部,再进入人类的身体。放射性元素的衰变快慢不一,有的只存在几秒,有的却可以存在几十万年。2013年,日本厚生劳动省陆续发布通知,宣布福岛县及周边地区生产的谷物、禽类、水产中检测出放射性物质含量超标,对其采取限制销售措施。

他最近的一个旅行目的地是中国。就在比尔·盖茨启程访华前几天,记者在位于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的盖茨基金会总部对他进行了专访。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20日在国会听证会上首次证实,FBI正在调查关于俄罗斯政府涉嫌干预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的指控,调查范围包括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成员是否与俄罗斯方面存在关连。

导读对VC/PE机构来说,在长租公寓市场如何挖掘投资机会?这门生意对运营方的主要考核点是什么,未来又将如何实现盈利和退出?近期,房租飞涨话题引起大量关注,我爱我家前副总裁胡景晖关于长租公寓助推房租上涨的言论,更是将长租公寓推上风口浪尖。 一方面,长租公寓是潘石屹眼中不赚钱的生意,杭州长租公寓鼎家近日因资金链断裂而破产的消息,也引发诸多对长租公寓运营风险的担忧;另一方面,在政策红利、万亿市场前景的预期下,VC/PE机构、地产开发商、酒店集团等资本方早已入局长租公寓市场。

对VC/PE机构来说,在长租公寓市场如何挖掘投资机会?这门生意对运营方的主要考核点是什么,未来又将如何实现盈利和退出?四类玩家角逐万亿市场长租公寓是万亿级别的市场,其中存在很多机会,而且政策在向这方面引导。

在美国市场,有多个长租公寓的品牌运营方是百亿美金市值级别,但中国的长租公寓品牌运营方还没有上市的。

一位一线投资机构投资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该机构在长租公寓领域也有所布局。

据了解,目前长租公寓市场以集中式和分散式两种模式为主,运营方主要有四种类型,即开发商系、酒店系、中介系和创业系。 VC/PE机构主要对创业系进行投资,包括魔方公寓、蛋壳公寓、安心公寓等。

一些资金量较大的PE机构也参与到中介系的融资中,如今年1月,华平投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腾讯联合领投了链家旗下自如的40亿元A轮融资。

几类派系的差异在于,开发商系如万科、碧桂园等,有物业资源优势,更擅长做集中式长租公寓;酒店系有存量物业,规模化的管理体系也很成熟;中介系扎根在传统社区有房源及获客的优势,且有线下门店资源,管理成本会更低,更适合做分散式长租公寓。

总结来说创业系很吃亏,2015年左右有很多互联网的人跨界做长租公寓,把经济型酒店等存量物业盘下来装修改造,一个项目投入好几百万。 但经济模型算下来可能还不如酒店运营,大部分是不赚钱的。 上述投资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 对应来说,分散式公寓早期拿房成本没那么高,有一批创业公司因先发优势而发展起来。

但现在随着拿房成本越来越高,这种规模不经济的生意,对创业公司来说也越来越难做。

不过上述投资人认为,创业团队如果跟房地产公司绑定做长租公寓,仍然存在一定的机会。

他解释称,这种模式类似世联行运作的红璞公寓,世联行主要业务是帮助开发商做新房代理销售,但由于政策原因,有些开发商的自持房源不能卖、只能出租,还有些商住房受政策影响流动性较差,这些开发商有运营长租公寓的需求但缺乏经验。 世联行的红璞公寓跟开发商合作,拿到的房源大多是精装房,投入软装的成本没那么高,便于轻资产模式扩张,也帮开发商盘活了资产。

嘉御基金则避开竞争激烈的白领公寓市场,对定位蓝领公寓市场的安心公寓进行了投资。

据了解与白领公寓相比,蓝领公寓的房间改造成本更低,安心公寓能够为蓝领提供接近群租房时的价格,但总体来说居住条件更好。 嘉御基金创始合伙人卫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嘉御基金投长租公寓时主要看两项指标,即入住率和单店投资回收速度。

首先,很多白领公寓入住率难超过70%,闲置资产很多,但安心公寓的入住率常年维持在95%以上。 究其原因,不是白领公寓运营方的管理问题,而是白领租客本身流动性强,不再续约后公寓需重新招租,营销成本不断产生,房屋空置率就成了问题。

安心公寓做的是B2B2C的生意,跟餐饮公司、航空公司等需要为员工提供包住条件的企业签约,提供类似工厂宿舍的床位。

虽然企业有员工的流动性,但企业所定的床位是固定的,2B企业的稳定性让安心公寓的入住率能够有所保障。 第二,很多集中式的长租公寓通常会跟物业一次性签下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合同,但运营中收回成本通常就要五到七年。

但安心公寓由于入住率高,单店基本在开业三个月后能够实现盈利,在一两年内回收投资成本。 多种模式探索盈利可能性面临市场上诸多长租公寓间的房源竞争问题,卫哲表示,蓝领公寓和白领公寓的选址条件有所不同,不会有过多的竞争。

有些白领公寓遇到经营困难也开始想做蓝领公寓,但卫哲认为,蓝领公寓对精细化管理的要求更高,白领公寓想转型做也没那么简单。 比如蓝领公寓一个房间可能住4-6个人,管理上需严禁吸烟。 很多人进进出出,更需要做好安全消防工作。 各大运营方比拼的核心还是两点,一是通过充足的资金和资源优势,拿到更多房源。

二是团队的运营管理能力,当管理规模达到数万间、数十万间房时,管理体系能够支撑业务体量,同时把空置率降下去。 上述一线机构投资人说。 他认为,虽然有观点认为各家运营方为抢房源而抬高价格,可能间接导致房租的上涨。

但抢房源是小规模的现象,不会是常态化操作。 毕竟一线城市终端房租市场继续上涨的空间,也很有限。

对于长租公寓是否真正能够实现盈利,各方仍持不同看法。 潘石屹近期曾表示,长租公寓回报率低,考虑资金成本很难赚钱。 上述投资人对此表示,从地产开发商角度来说,国内的地价成本太高,作为开发商建楼盘不卖而自持去租,由于国内租售比不高,大概率会亏钱。 但国内长租公寓的主体不是开发商自持公寓,而是像链家的自如、我爱我家的相寓这样的品牌,他说。 假设用8000元收一套房,把三间房改造成四间,以10000元的价格租出去,一年可以赚万元。 如果投入成本是四五万,那么两三年就能够收回成本。 所以对主流公寓来说,赚取租金差的财务模型是成立的。 第二,运营方可以参照美国市场,将物业自持证券化做房地产reits,证券化之后更容易实现盈利。 但现在限于国内政策环境,reits模式仍在摸索之中。 去年10月,新派公寓权益型房托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在深交所正式获批,系国内首单长租公寓资产类REITs产品,也是国内首单权益型公寓类REITs。 据了解,新派公寓与其投资机构赛富投资基金联合发起的赛富不动产基金,于2013年收购了位于北京国贸核心区域的七十年住宅产权物业,然后对其进行全面改造成品牌公寓长期持有并运营,期间实现了租金坪效和资产价值的增长。

另外,有些自持公寓可以赚资产增值的溢价。 像自如这种有约50万规模的房源、上百万用户的运营方,做社群、线上APP,也有故事可讲。

华平曾投资魔方公寓、盛煦地产,同时也是自如的主要投资方之一。 这个经济模型在成熟市场已经完全得到验证。 华平合伙人、中国高科技组投资负责人丁毅在今年1月自如公布A轮融资时曾透露,公司在北京市场已经实现盈利。 在退出渠道的选择上,前述一线机构投资人表示,一方面,长租公寓做到几十万间房源的体量,可以在港股、美股上市。

虽然可能还未实现盈利,但国外也认可这种模式。 另外,拿房源有区域化的特点,当头部玩家发展到一定阶段再继续扩规模会选择并购,所以并购退出是更大概率的事件。